2022体育赛事孔卡声誉室位置比肩德科 下管:应当选阿根廷队

2014年06月25日 13:24 | 0 条评论 | 326 次阅读 | 来源: 搜狐体育 收藏 | 分享

虽然世界杯赛程刚刚过半,小组赛赛事进行得如火如荼,但许多俱乐部已经开始集结球队,备战新赛季。那些因为世界杯而中断赛程的联赛,更会在7月中旬左右重新开打,中超如此,巴甲也不例外。
恒大离队外援今何在:孔卡(Conca)最风光 多人碌碌无为


  虽然世界杯赛程刚刚过半,小组赛赛事进行得如火如荼,但许多俱乐部已经开始集结球队,备战新赛季。那些因为世界杯而中断赛程的联赛,更会在7月中旬左右重新开打,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如此,巴甲也不例外。

  今年的巴甲联赛将在7月16日重新开战,进行第10轮比赛。前广州恒大俱乐部球员孔卡(Conca)目前所效力的弗鲁米嫩塞,便选择在当地时间6月23日早上8时集结首训。当天一早,信息时报特派巴西记者便赶到该俱乐部探访孔卡(Conca),力求为广州球迷带回第一手资讯,以慰孔卡(Conca)球迷“思念”之情。

 对话主帅

  “因为孔卡(Conca),我了解了恒大俱乐部”

  上一个赛季,弗鲁米嫩塞以卫冕冠军的身份征战巴甲,但却几乎降级。如今该队的主帅换成克里斯托弗·博尔赫斯,赛季目标定位为“争冠”,最低目标则是要获得南美解放者杯资格。在今年4月结束的里约州锦标赛半决赛上,弗鲁米嫩塞不敌达伽马队无缘决赛。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队的主要重心仍在巴甲联赛上。目前巴甲联赛刚刚打完9轮,弗鲁米嫩塞与另外3支劲旅同积16分,仅比榜首的克鲁塞罗少3分。“今年球队引进了很有实力的球员。”博尔赫斯对记者说:“孔卡(Conca)的回归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

  作为球队主教练,博尔赫斯十分谨慎,或许是怕影响更衣室团结,他又补充说:“当然,除了孔卡(Conca)之外,我们还有很多球员有能力帮助球队争取冠军,几名新人的表现也都很不错。”

  话虽如此,记者还是听出了博尔赫斯对孔卡(Conca)的赞赏,他承认之前一直关注孔卡(Conca),而当时他甚至还不是弗鲁米嫩塞的主教练。“我觉得孔卡(Conca)在广州恒大俱乐部的表现非常出色。对了,我也是因为他,才了解恒大这个俱乐部。”博尔赫斯说。“孔卡(Conca)在亚洲联赛冠军杯和世俱杯上的比赛我都看了,非常出色,而且我还发现广州恒大俱乐部有点桑巴足球的味道。”

  “因为穆里奇(Muriqui)?”“当然,还有埃尔克森,之前还有克莱奥(Cleo),他们都是很不错的巴西小伙子。”

  巴甲联赛重开之后,就将遭遇一周双赛。“现在时间很紧,必须尽快储备体能,后面3个月将有密集的一周双赛。”博尔赫斯说。

  当天球员集结后,博尔赫斯便安排变频跑、颠球和拉伸等训练项目,旨在让运动员的身体从长达两周的休假状态中“苏醒”过来。一直以来,习惯了中国足球超级联赛慢节奏的外援在进入其他联赛时会有明显的不适应,但广州恒大俱乐部的训练效果对孔卡(Conca)来说显然还是很好的。

  对于孔卡(Conca)此前的表现和首训的状态,博尔赫斯给予了肯定。“他是很出色和职业的球员,身体状况不错,状态也保持在高水准。从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回来后,他很快就适应了巴甲的要求。”

  首个训练日的时间安排在上午8时至11时,午饭后,全体球员直接前往距离里约热内卢两个半小时车程的马卡尔训练基地。在那里,孔卡(Conca)和队友们将一直待到下月中旬,直到联赛重开。

对话球迷

  “孔卡(Conca)最棒,或许今年能拿最有价值球员”

  或许是大家都沉浸在世界杯的快乐中,也或许是因为早上要多睡一会儿养足精神,在下午为巴西队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鼓劲,当天早上前往俱乐部观看球队训练的球迷只有两三人。

  “往常都不这样的,看台上和训练场铁丝网边上的过道总是站满了人,可热闹了。”球迷阿吉龙说。

  阿吉龙住在里约旁边的一个城市,他是弗鲁米嫩塞的球迷会员,经常开车过来看球队训练。这次他提前一天来到里约,顺便到科帕卡巴纳沙滩的球迷广场,感受巴西队出线的喜悦。

  很多时候,巴西的俱乐部对观看训练的球迷是要收费的,弗鲁米嫩塞的收费标准是15雷亚尔。“当然,你要是会员的话,这部分还是可以免费的。”阿吉龙说。“不过就算花钱,可以近距离看到自己喜欢的球星,也是值得的。”

  阿吉龙是孔卡(Conca)的铁杆粉丝,说起孔卡(Conca),他双手举起大拇指,“就是这个”。“球队去年一度沉沦,但孔卡(Conca)及时赶回来了,今年成绩肯定会很不错。”阿吉龙表示。“孔卡(Conca)是最棒的,是这里的头牌。他过去是最有价值球员,今年或许也应该可以将最有价值球员拿回来。”

  对于孔卡(Conca)在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生涯,阿吉龙也很清楚。“我知道广州,你们的球队很棒,孔卡(Conca)也很棒。”阿吉龙说。“他帮助你们拿到了亚洲冠军,可惜之前他在这里的时候没有拿到南美解放者杯,未来肯定会有希望。”

  在弗鲁米嫩塞俱乐部的荣誉室中,该队于2010年和2012年捧回的两座巴甲冠军奖杯复制品被放置在显眼处。在2010年那座奖杯下面的介绍中,“高光人物”就是孔卡(Conca),他与这个俱乐部的历史紧密相连。

  弗鲁米嫩塞虽然历史悠久,且拥有全巴西第一座私人球场,但该队历史上仅获得过4次巴甲冠军。在荣誉室的一角,专门有柜子摆放为球队夺冠的首席功臣的装备,孔卡(Conca)的球衣就在其中,他也是这家俱乐部最引以为豪的4名球员之一。

  “有孔卡(Conca)在,球迷观看比赛的时候感觉就特别踏实,他是最棒的。”阿吉龙再次强调。

对话管理层

  “球迷都认为,阿根廷应召入孔卡(Conca)”

  在申请采访预约的时候,时报特派巴西记者得知英格兰职业球员协会也会在当天上午造访该俱乐部,因此俱乐部的管理层中会有一名官员出席当天的训练课,记者对其进行了采访。

  或许是出于对文化差异和翻译水平的担忧,避免对话中出现令人误解的信息,该名官员数次强调记者不要刊发他的名字,因此记者称呼其为“C先生”。C先生在结束这场十分谨慎的采访后还查看了记者的相机,开玩笑地说:“照片你就私人珍藏好了,不要登出来哦。”

  记者首先向C先生询问了孔卡(Conca)的近况,并对通过官方渠道很难申请与孔卡(Conca)进行专访表达了小小的抗议。C先生笑称:“他在中国也是这样吗?他在中国对球迷和记者的态度是怎样的?”

  在得到记者的答复后,C先生说:“是的,他就是这样,在巴西也一样,对球迷非常热情友善,对媒体的报道则十分抗拒。或许他不希望别人过多地关注他,透露他生活中的细节,他想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和家人吧。”看着在训练中跟队友打闹的孔卡(Conca),C先生说:“别看他现在肆无忌惮地和别人开玩笑,面对陌生人的话,他会很害羞、很紧张。”

  弗鲁米嫩塞的经营状况不算特别理想,孔卡(Conca)回归巴甲,差点就因为财政方面的原因而搁浅。在经过漫长的谈判之后,一意回归的孔卡(Conca)才终于如愿以偿。对于这一点,C先生毫不讳言。“老实说,巴甲没有哪支球队是没有财政压力的,大环境如此,但这没什么,我们可以挺过来。”背着巨额财赤仍要回购孔卡(Conca),C先生透露,队内几名核心球员的薪水,都由主赞助商Unimed(巴西的一家人寿保险公司,也是弗鲁米嫩塞球衣广告商)支付。“球迷喜欢他,球队也非常需要他,这是我们召回他的重要原因。”C先生说。“在我看来,他就是这支球队的核心和灵魂,他将会给我们带来许多帮助,并最终为我们拿到南美解放者杯。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管理层和整个俱乐部。”

  弗鲁米嫩塞在南美解放者杯上的最好成绩,是6年前获得亚军。孔卡(Conca)的回归,让他们重新激发夺冠斗志,当然他们首先要在今年获得参赛资格。“球队今年的财政状况有所缓和,我们还需要引进更多球员争取冠军。”

  世界杯结束后,弗队主场比赛将继续安排在马拉卡纳球场进行。虽然这座球场越建越小,但设施更先进、座椅更豪华,对于俱乐部的营收有巨大帮助。除此之外,C先生认为,孔卡(Conca)回归将促进周边商品的销售,“谁的球衣最好卖,那还用说吗?”

  “在我个人看来,孔卡(Conca)是能够进入我们俱乐部名人堂的少数几名球员之一。”C先生不忘强调:“当然,这还是我的个人意见。”

  本届世界杯,孔卡(Conca)没有接到阿根廷国家队的召唤,C先生表达了遗憾之情。“我认为他们(阿根廷队)的视线太狭窄了,只盯着为欧洲球队和本国效力的球员,或许他们有自己的考虑吧。”

  “会不会觉得阿根廷队前锋太多,却缺少孔卡(Conca)这种可以梳理中场、组织进攻、给予更多直传球支持的球员?”

  “我同意你的看法。”C先生说。“不光是我,巴西球迷、阿根廷球迷都有这种看法。我跟许多球迷聊过,他们都认为,阿根廷队应该召入孔卡(Conca)。”

 记者手记

  宅男孔卡(Conca)的幸福生活

  与教练勾肩搭背、在队友颠球找感觉的时候“捣乱”、自行调整训练强度……可以看出,孔卡(Conca)在弗鲁米嫩塞处处有“特权”。

  早上8点,在助教正在训练场上摆放雪糕筒的时候,就已经陆续有球员入场训练了,这是几名弗队年轻球员和刚入队的内外援。直到9点44分,孔卡(Conca)才走入场内。在与队友打完招呼开了几句玩笑之后,孔卡(Conca)直接投入变频跑的训练中,看来他已经在健身房热过身。变频跑是储备体能的重要训练项目,孔卡(Conca)在这个项目上虽然只进行了1小时左右的训练,但期间他一丝不苟地按照教练给出的哨音节奏来完成。

  规定时间完成后,孔卡(Conca)并没有像其他年轻球员那样选择单独加练,而是将更多时间用于拉伸恢复。他的技术类型很容易在场上因为错误发力而扭伤、拉伤,因此孔卡(Conca)也特别注意保持柔韧度,尽量放松肌肉避免受伤。

  回到了熟悉的生活环境,孔卡(Conca)有着如鱼得水的感觉。这里不会有人要扇他耳光,他的玩笑和搞怪也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和回应。

  趁着孔卡(Conca)放松的当儿,记者与他打了个招呼。

  “感觉如何?”

  “非常好!”

  “葆拉和本杰明都好吧?”

  “他们都很好,早上来之前还跟小家伙踢了会儿球呢。”

  “广州球迷都很想念你们一家,希望你们有空能多回广州看看。”

  “现在要比赛,实在没时间,我想以后本杰明长大了,他自己也会要求回广州看看的吧。”

  孔卡(Conca)向记者竖起了大拇指,“请代我转达我对广州球迷的问候,我也想念他们。”

  孔卡(Conca)确实没有时间,他在里约热内卢,正尝试经营副业,过过当老板的瘾。

  里约热内卢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城市,既有湖光山色,也有迷人的海滩。在2016年奥运会主场馆扎堆的巴哈区,有一家面对中高端客户群体的名叫Barra Shopping的Shopping Mall,孔老板的美发沙龙Dessange,就开设在这里的负一层。

  传闻中,因为葆拉和孔卡(Conca)喜欢美发这门手艺,所以开店体验一把。其实不尽然,孔老板是个精明人,知道专业的事情要给专业的人打理。他的这家沙龙,就交给巴黎的一家连锁美容管理机构负责运营。而他本人,则照旧过着快乐的宅男小日子,平时极少掺和店里的事情,葆拉也很少过来。

  与中国不太一样的是,国外的大型Shopping Mall大多选择在幽静的生活区,不如国人想象之中的繁闹喧嚣。由于Barra Shopping内的商品价格普遍比其他地方贵,甚至吃个便餐也比市内餐厅贵上两三倍,因此到这里消费的人不多。不过,能到这里消费的,肯定都是有较高消费力的群体。

  孔卡(Conca)的Dessange沙龙,美发定价也比外面贵三五倍。普通男士短发修剪价格为100雷亚尔起步(1雷亚尔约合人民币2.82元),染发则收取100~300雷亚尔手工费,还不包含材料费。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人慕名前来。

  “我希望本杰明能够快乐地成长,因此我会尽量用全部闲暇时间陪伴他。”孔卡(Conca)表示不会被美发沙龙牵扯太多精力。“这是我回到里约的初衷,这里风景秀美,语言和文化都是熟悉的。在这里,本杰明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所以我除了带他到海边散步、踢球,其他时间都宁愿待在家里。”

标签:国际足球阿根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